“唔.....真是该死.....”

    巴赫拉姆看向一片漆黑的舱室,动力装甲上的探照灯随后启动,打破四周了昏暗。

    他首先看见萨布林躺在地上,和自己一样,接着发现小队的所有人都差不多他们的动力甲系统也被电磁脉冲瘫痪。

    巴赫拉姆终于意识到,这是一个陷阱

    这位士官努力挣扎着坐起来,但他的盔甲现在是如此沉重,因此能做的只有等待。

    伴随着金属摩擦声,舱门打开了,于十天前回归战团的塔洛斯走了进来。

    “连长......”

    塔洛斯蹲在他身边,虽然隔着头盔,但巴赫拉姆猜到对方一定在笑。

    “我是来宣布演习结果的,第十七联合侦察作战小队,在112据点侦察任务中,全军覆没。”

    “怎么会.....”

    这时,萨布林也努力坐了起来。

    “外面那群白痴呢!?”

    “你还有脸问?回指挥部自己去看。”

    “都怪他们!”

    躺在地上的李林带着不满哼唧了一声,然后努力坐了起来,其他战士一个个也如此,好像寂静的坟墓突然诈尸般。

    “就是,那些游侠战士跟一群呆逼似的。”

    “他们还好,我靠那些撕肉者才离谱,他们究竟是星际战士还是绿皮?每次作战都搁那嗷嗷叫,绿皮都没他们能叫。”

    “有次我和一个傻缺去潜伏侦察,他突然在我旁边嗷一嗓子,吓得我差点没给他一枪,这帮红彤彤的家伙是不是真的和传言一样,脑子都有病啊?”

    “我觉得还是游侠战士离谱,有次我和一个家伙遇到了一支敌人巡逻小队,我说可以乘机埋伏做掉,他跟我说要先请示上级,得到上级开火授权后才能行动,那才t五个机仆!五个机仆啊!他是不是踩死只蚂蚁也要去请示上级??”

    塔洛斯立刻打断了他们的抱怨。

    “行了!别废话了,你们又好到那里去?除了在那讽刺队友,你们给出哪怕半点意见了吗?会不会好好说话?搞得谁都欠了你们千八百一样似的,给队友当压力怪那么开心是吧?”

    没多会,机仆就进来将他们过载的系统重启,随后小队垂头丧气的返回指挥部。

    一进到那,就看到气呼呼的韦斯弗拉纳根在那拍桌子。

    “为什么!不!按!照!计!划!来!”

    而他对面的克南恩格则差点把桌子掀了。

    “我们在护墙上苦战,被十几门自动炮攻击,你们还在大门那掩护!掩护个屁!”

    韦斯弗拉纳根转头看到了巴赫拉姆,立刻大声呵斥道:

    “巴赫拉姆!你们为什么不去打开大门!”

    巴赫拉姆现在也是火大得很,马上反击道:

    “我们还没进去你们就开始进攻了,我们怎么去开门?大门那全是敌人,到时候所有防御设施全部激活,我们除了被消灭在大门那还有什么可能?”

    “所以你就私自更改了计划也不告知我们一声?”

    “你们也没有和我说啊!”

    一边说着,巴赫拉姆一边气呼呼的拿起作战报告,不远处几位连长都在冷眼旁观,其实他们之间的沟通得也不怎么顺畅,但至少比这些新兵要好很多。

    看了没一会,巴赫拉姆就感觉自己真是冤枉,报告写得很清楚,撕肉者小队提前发起攻击,然后被大量机仆和自动设施围攻,在此期间游侠战士始终没有进行救援,等撕肉者被“歼灭”了,他们才意识到事情不对,待在护墙下的他们立刻陷入进退两难的局面,刚要撤离就遭到护墙上炮火的轰击,甚至守军还派出了载具据点里有载具也是他们一直没有侦察到的情况。

    于是游侠战士就被全歼在了据点外的荒地里,虽然韦斯弗拉纳根一直在申辩其实他们还能打,但依旧被指挥部判定为全灭。

    最后就是星界骑士小队,摸进去后落入敌人部署在中枢的陷阱,一样全军覆没。

    这时李林忽然嚷嚷道:

    “什么神经病和疯子会在自己指挥部部署电磁脉冲陷阱啊!?这会不会太不公平了,我们明明已经斩首成功”

    结果他的后脑直接挨了一巴掌。

    “臭小子,闭嘴吧你,不服输是怎么的?不管那里面是不是真有一个在自己脚底下塞陷阱的疯子,你们都已经全军覆没了知道吗?死人是没有机会去发问的。”

    回头一看是塔洛斯,李林顿时的蔫吧下来,不过他嘴里还是没服软。

    “要不是那两队....我们不至于冒险斩首,这是唯一的机会了。”

    “这次演习不是让你们学习怎么指责友军的!”

    塔洛斯的声音让李林彻底闭上了嘴,实际上当他回到战团长,其他人或许一时没看出来,但最熟悉他的十一连都很吃惊,因为他们的连长有了惊人的变化不 帝皇的告死天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