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讯是一个月后传出的。www.modaoge.com

    周凝珠有孕了。

    赏赐流水般一批批送入东宫。周府上下一片喜气,就连守门侍卫都是满面红光。案桌旁帮忙整理卷宗的周凝语,一大早却是叹了好几声气。

    坐在她对面的霍长安,终于忍不住问,“怎么了?”

    周家原本站队的就是太子,暂且不说以后如何。

    至少现在看来,是赚了的。

    周凝语念道,“三妹妹自小性子孤僻,也不知道进了东宫能不能习惯。”

    她家中姨娘多,庶出姐妹也多。但同她年龄相近的,只有一个周凝珠。

    正在查看这次美人香事件的燕从灵,闻言抬头,“那正妃之位,原本你家中是要为你争取的。”

    百里雁不想留在帝京。她一走,十有八九这位置就要落到她头上。

    “我知晓。”周凝语点头,眉间忧愁不减,“但我三妹妹不是为了和我争,她是为了给自己争。”

    对于周凝珠,燕从灵能想起的,只有那日跪在地上单薄柔弱的身影。

    周凝语却是滔滔不绝,“我三妹妹聪慧,心气也高,样样总要争个最好。可惜了,要不是因为我爹,她也不用托生做个庶女。”

    更不用行此阴招。

    这些话想必在心里压了多时,她为庶妹惋惜和不平。

    霍长安停下手中的笔,看了她一眼,目光含了一丝敬重,“周小姐说的对,若世间男子不纳妾,便没有庶出。”

    屋内一时陷入宁寂,有风吹过廊下纱帘,珠串相击,响声清脆。

    燕从灵很有眼力见,这才子才女的人生感慨,她思路也跟不上。眼看气氛到这了,卷宗也记好了,赶忙寻个借口开溜,把场地留给这一对。

    人在镇妖司,却用着逃命的速度。长廊外一道人影险些与她相撞上,幸好燕从灵眼疾手快,伸手及时扶住了对方。

    梳着粽子双髻的小姑娘,欢快喊她,“燕姐姐。”

    “小来。”

    燕从灵松开手,前段时间光顾着美人香一事,都忘记问了,“怎么样,在镇妖司住的惯吗?”

    原本岳凌恒是打算回云山去,但照顾小来这么些时日,让他重新找回从前和师弟师妹在一起的感觉。

    如春再临,久旱逢甘霖……简单点来说——唤醒母爱了。

    交给宁明澈或是李主司,前者吊儿郎当后者冰山脸,他都不放心。而且,小姑娘又不肯跟他回云山,坚持要留在帝京等自家王上出关……

    所以,岳凌恒也只能留下来了。

    至于出关这个燕从灵编出来的、瞎扯淡的谎言,到底还能瞒多久就不清楚了。

    小姑娘蹦哒着凑近,亲昵挽住她胳膊,“住的惯”

    十二三岁正是天真烂漫的年纪,而且这么多年跟着楼弃雪,身边也没个玩伴。所以从燕姑娘到燕姐姐,都不需要拿什么值钱东西收买。

    “恒哥哥对我很好,虽然不爱说话,但感觉就像娘亲一样!”

    这话没毛病,燕从灵点头,“那就好。”

    这样,也算是尽力弥补了。

    “对了,燕姐姐。”小来期盼地看着她,“王上这次怎么闭关这么久啊,有没有说什么时候会出关?”

    从前,楼弃雪也爱闭关,特别是那些长老要过来。所以燕从灵这么说,她一点也没怀疑。

    但闭关的时间总不会太长。

    因为要跟着燕从灵,去往下一个地方。

    陵城那次到底发生了什么,小来并不清楚。只知道从前王上都是远远追随其后,从不上前打扰或搭讪。

    只有在燕从灵遇到危险时,才会悄悄出手帮助。

    似乎是在某天出关以后,她感觉王上的眼神似乎变了许多,总掺杂着看不懂的复杂和哀怨……

    面前的少女没有立即回答,微顿一下,才伸手捏了捏她的粽子头发,“应该、再过一段时间吧。”

    希望这段时间,他已经恢复了。

    不然这个谎言,估计很快就会露馅。毕竟她对楼弃雪的了解,远不及小来。

    “燕姐姐,我见你近来总是在忙。”信任值还是满格的小来,没有怀疑,只忽然从袖里取出一样东西。

    “王上当初说过,你喜欢这个,所以我编了一个给你玩。”

    她喜欢的?

    心下好奇,燕从灵视线顺着过去,“什么东西……”

    但在看清小姑娘纤细手中,那只花环的一瞬,脑海犹如被锤子重重砸了一下,要炸开般剧烈的疼。

    整个视野都朦胧震荡起来,蒙着一层血色……

    族人的尸骸、沉重的碎石、焦黑的燕灵草……交织着无尽的鲜血和黑暗,仿佛一张巨大的网,将她死死缠住,难以喘息。

    师伯救出她时,已经过了好多天了 娘子杀我,她心里有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