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如今你们一个比一个忙,三个人竟然是一个都无法陪伴我······”

    秦许的意思是发现周斯年无法陪伴他吧?

    秦许淡淡笑着接着道:“所以我觉得我不能再给你们添麻烦了,我要自己独立行走。m.wangzaishuwu.com”

    说着秦许的神情欢愉起来,对着沈溪高兴说道:“不过,李秋水和吴如勾对我真的很好,他们是很好的朋友,一直都鼓励着我。”

    “沈溪哥哥你为我高兴,我自己也为自己高兴,我现在自己也可以做很多的事情,还有了更多的朋友,我真的很开心!”

    秦许的开心满足肉眼都看得出来。

    沈溪点头,拍了一下秦许的脑袋:“你很好,不过交朋友还是要多点心眼,你缺的就是这个。”

    “而且,你的沈溪哥哥对你一直都有时间,你不要担心知道吗?”

    秦许高兴点头,目送沈溪上车。

    秦许口中说的那个叫做李秋水的年轻男人竟然因为担心秦许跟了下来。

    沈溪坐在车中就看到李秋水旁若无人的一脸担忧看着秦许:“你怎么下来这么久,我都担心你迷路了。”

    秦许微笑着说道:“我不会迷路的,我认得路。”

    李秋水也笑了,伸手拦住了秦许的肩膀自然地引导着他进店中。

    沈溪见状,心中大叫不好,没想到秦许这边也有人想要挖墙脚。

    周斯年和秦许的关系岌岌可危啊!

    肖红从驾驶座上转头看向沈溪:“老大,你看什么,我们走不走啊?”

    沈溪正准备要说走的时候,忽然发现有个车子的门打开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出来。

    “熄火,等一下!”

    沈溪当即对着肖红下达命令。

    肖红听的沈溪的话很是严肃,当即就照做了,转头顺着沈溪的方向看过去。

    发现前面站着的人竟然是周斯年,肖红都诧异笑着道:“是周导演啊!你们是约好了要见面吗?”

    “嘘!”

    沈溪皱起眉头看着周斯年跟着秦许和李秋水背后走过去。

    想了想冷笑一声。

    “好了走吧。”

    肖红不明白沈溪的心思,一脸不绝地发动了汽车。

    一路上沈溪都在冷笑,是不是冷哼一声。

    周斯年这人可真是不可理喻!

    沈溪当然知道周斯年是跟踪他来这里的!

    若是秦许请了周斯年的话,秦许是会说的。

    而且看秦许那个神情,显然就是要多认识一些朋友,好走出来,放下周斯年。

    这个周斯年倒是好笑的很!

    沈溪不跟着他出去吃饭,他心肯定还有怀疑,就等在下面,不惜跟踪沈溪,这种有用情到有些变态的了吧?

    可是周斯年又做了什么呢?

    他看到秦许和另外的人在一起了,看到除了他也有人珍惜秦许了,发现秦许不是没了他没办法,不需要求着他了,他又破防了!

    丢下沈溪又去跟踪秦许!

    真是太可笑了!

    沈溪虽然知道自己不应该生气,但是还是觉得不能不生气。

    当即给周斯年打过电话去。

    周斯年的电话那头传来了和给秦许打电话的时候差不多喧闹的背景音。

    “啊,沈溪。”

    “导演,白天抱歉了,我是有约了,本来不想去的,不过人家硬是等着我呢,我就去了,你不会生气吧?”

    周斯年电话那头声音很乱,但是周斯年都没有离开KTV,就这样和沈溪说道:“我在应酬,等会回去和你打电话。”

    沈溪哦了一声,周斯年就挂断了电话。

    沈溪冷笑着想,等会谁要等你的电话啊?

    周斯年看到沈溪打电话来,心中自然是得意了,打算给沈溪来个欲情故纵,拒绝一次,等到沈溪再次主动联系他,他才回去。

    周斯年觉得沈溪很会玩欲情故纵,所以他很自信,觉得沈溪肯定会再联络他的。

    此时他却顾不上沈溪了,刚才秦许旁边的那人很亲昵地揉了秦许的脑袋,这根本就不是普通朋友会做的吧?

    秦许并不介意,对于别人的亲近,只当做自己想要的,脸蛋红着并不躲闪。

    回到酒店,沈溪还是将那罐啤酒拿出来喝了,喝了躺在床上很安稳入睡了。

    周斯年对他来说已经完全不是一个负担了。

    第二日周斯年没有等到沈溪的电话,他也就不主动打电话,因为昨天晚上他跟着秦许,看到那人直接将秦许送到家门口,还揉了揉秦许的脑袋才离开。

    周斯年坐在车中,坐了一会,才发现已经过了十二点了,就没有给沈溪打电话。

    今日本来打算要打的,结果看到新闻上 穿成炮灰男配后我成了娱乐圈顶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