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毕竟罗峻熙形体啊,皮肤摸着不那么糙手,嘴唇润度等方方面面,都比他更合适。

打开小油布包,味道就能散出去,好像用掺了的猪油做的,弄的朱兴德这种不爱吃点心的人都馋了。

他不舍得动带去的口粮,一直跟着队伍吃掺麦麸子的菜团子,吃了大半个多月了。

朱兴德只能抱住满山脖子,顾不上恶心难受,又是扯住满山头发又是啃了两口的。

可以说,他这面急的不行,不是真急眼压根儿无法忍受,简直是他朱游弈使的人生污点啊,大污,结果罗峻熙那面笑出了声。

她男人真是脑瓜子活。

因为罗峻熙那小子没少看热闹。

使了点儿劲儿,也按到了一起,可还是没醒。

说句不好听的,为公家卖命做事,吃的还没有他家猪好。一路上

那不都得一个个瞎猫碰死耗死试试。

左小稻在梦里连连点头。

做这个,他是在行的。

拢共家里那头扔进仙界六块鲜花饼。

朱兴德、杨满山包括罗峻熙都没舍得碰,满山拿出来就给了小妹夫,让小妹夫塞怀里转交给左小麦。

“那还咋的,我都舍己为人了我。”

边笑边摆手说:“对不住,大姐夫,你放心,我绝对不告诉别人,就算是小麦,我都不会说的。其实说起来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咱们医书上有渡气一说,这是在救人。”

但是用什么办法唤醒杨满山,哪里能猜的那么准?

罗峻熙循循开解,“大姐夫,你只干巴巴沾那一下,我怀疑二姐夫根本感觉不到。要不是我眼疾手快,也压根儿看不到你碰他了。大姐夫,既然已经开始了,那就别唬弄,你觉得我说的对不对?你使点劲。要是下不了狠心,要不我给你俩脑袋按到一起吧。”

朱兴德只用了“一顿捅咕、各种试”等词汇,含糊概括弄醒过程。

杨满山昏厥后,朱兴德虽然猜出是仙池原因造成的人事不省,他才会在第一时间给罗峻熙使眼色,让小妹夫赶紧帮着打掩护,俩人尽量在不惊扰更多人注意过问的情况下,将杨满山急忙抬到单独的帐篷里。

仰着他那张能吃得上软饭的小白脸问:“大姐夫,你这就完了?已经结束啦?”

而且这回放血,他可比亲一口下了力度。

要是满山没取出来,想必外婆会催着二妹再将干粮全部取出来,自家吃。总是不能浪费的。

此时,朱兴德自是不会对媳妇实话实说整个过程的,也没那个时间多啰嗦无关紧要的事儿。这都属于是大丈夫能屈能伸的范围。

总之,经了这一次事儿,他朱兴德已经打算好,回头到家就收拾小妹夫一顿。这小子短揍。

但那香味儿,真霸道啊。

“鲜花饼已经给了小妹,真没想到还能出现这种境遇,明儿问问小妹要是吃的好,就让外婆在那面再给小妹做几块点心。省的跟我们一路不应时应晌吃饭,到时再让满山给拿出来。”

咋回事儿呢。

全猜中了。

不过,要说满山能醒过来,也是经了罗峻熙的提醒,他才会想到“怎么进去怎么出来的”点子。

罗峻熙又建议:“要不,大姐夫,你再搂住二姐夫脖子试试?是不是差一两个动作啊?”

他正对梦那端的媳妇小声问道:“是不是二妹也能进仙家地界啦?满山从那地儿回来后,手里拿个大饼子,还有几块鲜花饼啊那是?满山说,那里有花有草,春暖花开的,我猜是二妹进去过,然后二妹将花拿出来,由外婆做的鲜花饼,又催着二妹给扔进仙界,想试试满山能不能取出来。”

朱兴德:你要是没笑的快要岔气,劝的这话还能可信一些。哼,男人的嘴。

后来发现就不该可怜罗峻熙。

能不馋吗?

没办法,他当老大的不上谁上。

可罗峻熙那脑袋瓜摇的和拨浪鼓似的,还用一双小鹿般无辜单纯的目光望着他,他就咂咂嘴憋回了话,不忍心糟蹋小妹夫了。

他倒是想让罗峻熙去亲。

可只有朱兴德自己知道,他为了让二妹夫醒过来,其间辛酸那真是不能对外人道。他付出的代价老大了。

所以朱兴德亲了满山,摸过满山,又亲又摸了满山。

转头,那小子就告诉小麦,信不信?

我全家都带金手指最新章节!